• 注册
  • WordPress后台-外观-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

    盘锦旅游 盘锦旅游 关注:1 内容:16

    盘锦红海滩真的可以更美的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打赏作者
  • 拉黑名单
    • 盘锦旅游
    •   旅行计划里没有盘锦红海滩,毕竟已经快十月中旬了,原本计划在转悠完锦州直奔山海关,就像当年解放战争时期的东北野战军取锦州入关战中原。听人说盘锦红海滩好看,我心动了,因为明年的时间早就排满了,于是改变行程转向盘锦的红海滩。上网一搜,得知十月初仍是红海滩美丽的时节,只是八月的碱蓬草是通红的,十月的碱蓬草是深红的。

        大庆的草原上也有碱蓬草,只是面积小,加上天气冷得快,没红几天就变黑了,不比盘锦的碱蓬草这般幸运,长在了海滩上,气候又好,可以从每年的八月红到十月。人有命,有人生下来嘴含金钥匙,像咱们普通人,生下来光屁股一个。草也有命,碱蓬草在大庆只是草,碱蓬草在盘锦成了金钱草——一张门票110块,加上观光车35块。景区的名字起得够响亮——盘锦红海滩国家风景廊道,这名号够霸气,再加上这么贵的门票,风景一定差不了。

        一路上,路边偶尔能看到红红的碱蓬草,我心欢喜,我相信红海滩的碱蓬草一定更红更漂亮。

        我赶到盘锦,冷空气紧追而至。

        汗毛竖起来是要给身体保暖,奈何汗毛的数量极少且不够浓密,阻挡不了冷风与肌肤的亲密接触。

        刮了一夜的大风,第二天一早便扬长而去了。真有一种被调戏的感觉。

        没有风的秋季清晨,依然很凉。

        在景区见到挂相机的同道中人,便问咋样?都是江浙一带的游客,颇有特色——面部表情丰富地气:“我们也刚到的,还没有进去嘞!”

        世上的事就是这么巧,遇到一东北人,他的回答简洁明了,就仨字:“不知道。”那叫一个干净利落!

        当我第一眼看到红海滩只有一两片草地是深红色,距离栈桥远了一些,小白也是无能为力。

        虽说红色的海滩面积不大,与更远处的茅草屋相配,还是很有诗意,偶尔三两只白色海鸥飞入画里。

        栈桥附近的红草地像一块红布被了几回掉了色,只是淡淡的红,就连插国旗处的碱蓬草也只有淡淡的红色。

        这就是盘锦红海滩国家风景廊道吗?我深吸一口气,连盲肠都凉了。

        我仍用心地拍好每一张相片。

        红海滩的远处,有抽油机和海上钻井平台,只是太远了,拍得不够清晰。

        茅草屋与红海滩很配,很有诗意,只是类似的风景少了一点,假如碱蓬草更红一些,一定更美。

        栈道上的游客没完没了,有拍碱蓬草的,有拍鸟的,有拍草下的小螃蟹的,当然还有自拍的,比我更会找乐。

        栈道上遇到一对母女,俩人的说话的语气很好听,女儿长得有几分像林忆莲,气质也像,白脸庞,头围丝巾,很优雅,时不时地说一句英语,因为常听国人说英语,一听就是杂交的产物,听她说的英语,悦耳好听,一定是因为英语说得好,她才会时不时说英语。她的母亲请我为她俩拍张相片,她总是用先生二字,语气柔美,听着感觉就是很舒服,她俩给我留下了极美好的印象,女儿的优雅源自妈妈的传承。当我了解她俩是哈尔滨人时,我欣然地看了她一眼,因为大庆距离哈尔滨很近,我时常去哈尔滨,真正的哈尔滨女人还是有别于东北女人的,东北女人性情糙了一些,哈尔滨女人性情更细腻。

        红海滩观光公路那边是稻田,金色的麦浪,景区在稻田里修建了一木屋和风车,很有意境,红海滩的第二景就是稻田,景色甚至不比红海滩差多少。

        “今年的草没有长好,可能是海水污染的原因。”景区的职员解释说,“往年比今年好看多了。”

        其实植物的生长也分大年和小年,南方竹林产笋,大年竹笋多质量好,小年自然就少且质量差,今年的碱蓬草长势不佳,明年一定好。明年八九月去红海滩旅游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        “你们这里的碱蓬草是种的吗?”我问景区的人。

        “自然生长的。”她说。

        这就难怪了,红海滩景区为什么不向婺源人学习呢?人家种的不是油菜,种的是风景!我上网一搜,发现东营有一家林场就专业种植碱草而且碱蓬草的籽可以榨油,属于有经济价值的植物。假如红海滩能扩大种植面积,盘锦红海滩原本可以更美的。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偏好设置
    • 返回顶部
    •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: